揭秘95后灵堂管理员:被按头下跪连扇巴掌4年送走30000具尸体

当前位置:万博代理申请 > 万博代理申请 > 揭秘95后灵堂管理员:被按头下跪连扇巴掌4年送走30000具尸体
作者: 万博代理申请|来源: http://www.fanyiseo.com|栏目:万博代理申请

文章关键词:万博代理申请,灵堂监视者

  对一般人来说,我们灵堂管理员的职业特别神秘,一辈子也见不上几次。从事这一行之前,我以为灵堂管理员需要的是胆大,当我真正入行之后,我才知道做灵堂管理员需要的,其实是心细。

  我们家里人知道我要做灵堂管理员的时候十分反对,我母亲甚至扬言说,如果我坚持如此,就要跟我断绝关系。但是她的坚决并没有触动我的内心,我还是依然遽尔地去了殡仪馆入职。

  入行之后,我才知道灵堂管路员的工作真是半点马虎不得。我见过把花圈送错地方的,见过花圈名字写错的,甚至还有遗体在冰棺里直接烂掉发臭的。

  其他行业还能大意疏忽,但我们做灵堂管理员的,一旦疏忽大意,酿成的错误就是无法弥补的。

  灵堂管理员是殡仪馆收入最高,压力最大,离职率也最高的岗位。我来之前,灵堂管理员已经换了三波。

  在灵厅这种敏感的场所,犯一点错就会被遗属无限放大。灵厅组的人离职的原因无非两个,一是承受不住不能犯错的绝对高压,二是忍受不了遗属在崩溃情绪下的拳脚辱骂。

  一开始我不理解死者为大这句话的意思,在被现实反复蹉跎之后,我明白了,在这些逝者的家属眼中,你这个活人的尊严,完全比不上死人的面子重要。

  我第一次犯错就是在刚入职之后,在馆长的教导下,我小心谨慎,恨不得做一件事情要检查三遍,但就是这样,我还是犯下了一个弥天大错,给殡仪馆惹来了灾祸。

  我本以为就是简单地进行一个会场调度,入职之后才发现,我们灵厅管理员除了要负责整个治丧环节的大部分礼仪工作,还要照顾好遗属的情绪,完成各项琐碎的工作,调试空调温度,给灵堂送水供果,甚至还有遗属要求我陪他们过夜的时候打麻将……

  有时候我真的感叹这些家属的好演技,有一次一个逝者家属前一天晚上拉着我陪他打麻将,后来他看灵厅里的人少,当着他去世父亲的遗体就要对我动手动脚。

  我奋力反抗,他借着酒劲说我:“你这个人太死板,不懂得什么叫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”

  我急中生智,对他说:“有些灵厅里的讲究你不明白,你现在这样做,回去是要失阳德,容易毁害子孙的。”

  果然,听了我的话之后,他立马松开了抱着我的手,好声好气地问我有什么解决的方法。

  我敷衍地说了两句在父亲坟前多磕头之后,就迅速逃离了灵厅,换了个男同事过来给我带班。

  结果第二天的遗体告别仪式,这个前一天晚上还能拉着我这个小姑娘非礼,乐得哈哈笑的男人,第二天就能面对来吊唁的人哭的连气都喘不上。

  灵厅组的工作长期高压,一天的工作下来,就算是个七尺大汉也要累掉半条命,更别说我一个小姑娘了。

  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比起面对逝者家属,更愿意坐下来用电脑打花圈挽联,这种不需要沟通和提心吊胆的工作,某种程度上也能算是休息了。

  现在殡仪馆的挽联都是通过电脑进行操作,我们灵堂管理员只用把逝者的名字输入进去,挽联就能自己打印好。印好之后,我们再把挽联和花圈对应贴好,然后送到灵厅去就行了。

  这个工作虽然听起来简单,但背后的忌讳可不少,在我们这种小县城,红白喜事对于个数的计较很深,比如出殡的时候车队只能是单数,抬棺的人必须是四个,逝者下葬之前不能哭,最重要的是花圈的个数不能是双数,双数的花圈意味着不详,代表家里过不久还要出事。

  在我输入逝者名字的时候,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冲进来,打翻了我桌上的水杯,然后把手指在我的鼻尖上骂:“你个断子绝孙的东西啊!你们花圈怎么打的!怎么给我打了两个出来啊!是嫌我们家里人多是吧!”

  我听了阿姨的话吓得六神无主,赶紧甩了手头的活去厅里看,结果还真是这样,两个一模一样的花圈,挂着同样的挽联,左一个,右一个,十分对称的摆在灵堂里。

  我连忙转过头去跟阿姨道歉说:“阿姨实在是不好意思,是我们粗心大意了,真的对不起,是我们的问题!”

  当时除了认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是阿姨还是不依不饶地拽着我的辫子让我看那一对花圈:“这是关乎人命的事儿,你这是在咒我们家人,咒我们家人……”

  我一个刚入行的小孩,哪听过她这种骂法,一会儿说我断子绝孙,一会儿骂我跟死人睡的。

  我让她说得头也不敢抬,使劲憋着眼泪往下掉。因为我们这里忌讳,在告别还没开始的时候落泪是不吉利的,人下辈子过得会很苦。我这眼泪要是掉下来了,这阿姨今天非得磨掉我一层皮。

  最后,还是馆长出面,点头哈腰地跟这个阿姨道了歉,并承诺免去一部分丧葬费用,而且还附送了一个生前视频影像剪辑,前前后后免去了差不多一万块钱,这阿姨才消停。

  这件事解决完之后,馆长冷着脸训我:“刚入行就犯这么大的错误,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赶紧给我走人!我早就跟你说了,这行业女生干不了。”

  虽然馆长这么说,但是我明明记得我确认了好几次数量,就送了一个花圈到灵厅啊。后来休班的一个老同事回来才洗刷了我的冤屈,原来是他休假之前就打了一个花圈送到了灵厅,但是忘了记在交班本上,这才造成了这么大的失误。

  出了这件事之后,灵堂的礼仪人员换了人,治丧的那几天我更是根本不敢出现在这个阿姨的面前。

  大概是五个月之后的冬天,这个阿姨又来到了我们殡仪馆,上次送走的是她的父亲,这次送走的是她的哥哥。

  听馆里的遗体化妆师说,她哥哥是病死的,并不是急病,上次她送父亲走的时候她哥哥就在ICU熬着了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但尽管遗体化妆师这么说,这阿姨看着我的眼神还是比杀人犯还恐怖,似乎她们家的所有不幸都来源于我多放过去的哪一个花圈。

  灵堂管理员不止我一个,我本来想着让别人去给她处理这些,结果她指名让我去给她办她哥哥的葬礼。

  “她是新同事,没什么经验,我找个老到的管理员来给您处理。”遗体化妆师上来帮我打圆场。

  面对别人的劝阻,这阿姨也跟吃了枪药一样没有好气,之前这个遗体化妆师帮她哥哥修复好了面部,让逝者能体面下葬,但现在也被这阿姨看成了帮凶。

  不等我话说完,阿姨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,“你还敢说之前的事儿?要不是你我能这么快跟你见面吗?你给你们殡仪馆冲业绩的是吧?你赚这么多钱是准备给你自己修棺材吗?”

  遗体化妆师和一旁的遗体接运工看到我挨打了,赶紧过来拉人,结果这个阿姨跟疯了一样,挣扎着又要过来打我:“都是她,这个灾星,不吉利,祸害!要不是她!我哥能接着没了?”

  她那句灾星就像扎在了我心上一样,确实,自从做这行之后,我就没有了朋友,在别人眼里我年入百万,其实我每月收入过万都难,还因为这份工作失去了常人的社交生活。

  让她扇了一巴掌之后,我感觉嘴里多了股子血腥味,用舌头舔了舔,是她把我的牙齿打松动了,脸也火辣辣地疼。

  我心想给逝者磕个头也没什么,就当是对长辈的歉意吧,这个处理方式我也能接受。

  说完这话,馆长看向阿姨:“这次的丧葬费,我们再给您减免一部分,您看怎么样?”

  “磕头可以,但是她不能给我哥磕,她不配!这个头她要是磕也是给我磕!”阿姨手一甩指着我。

  她这话一撂下我为难起来,跪逝者我愿意,可是她对我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现在还要让我下跪,这不是折辱我的人格吗?

  脾气再好的人也忍不了被这么欺负,我承认,这事儿一开始是我不对,但是后面的事情她完全就是无理取闹了。

  我想着这破工作我是干不下去了,平时累也就算了,遇上这种难缠的遗属我真的是都想跟逝者换个地方躺了。

  “我只跪天地君亲师,您现在嘴瘾也过了,巴掌也扇了,是不是我还得披麻戴孝帮您哭两天啊?”

  我朝着灵厅的方向鞠了个躬,当时这话说出来我自己也有点后怕,感觉自己说得太狠,但是看到那阿姨跟疯了一样的模样我又觉得很解气:“我的疏忽造成的失误我真的很抱歉,但是您对我造成的人身伤害我同样要追究。”

  一听到追究两个字,这阿姨的气焰灭下去一点,涂了口红的嘴开开合合,最后来了一句:“我是看在馆长的面子上!”

  这次治丧结束之后,我便跟馆长请辞,馆长苦口婆心地劝我:“你这工作稳定,有编制,赶上死人多的时候提成收入也不错,累是累了点,但是你再干几年,我可以让你转到办公室工作。”

  办公室那群大爷,哪个不是有家境有来路的,这种活怎么也轮不到我,馆长不过就是给我画饼充饥,觉得我干了这么久,兢兢业业仔仔细细,唯一的一次重大失误还是给老员工背了锅,所以才会出口挽留我。

  说句不好听的,我平时拿的提成,就是在发死人财。每次一有遗属来,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安慰遗属,而是根据遗属开的车和逝者的身份来推销套餐。

  我们馆长的宗旨就是:“有多大能力花多少钱,他有这个能力,你就得让他多花钱!”

  也许是我入行时间太短,看着遗属红肿的眼睛,我真的张不开推销的嘴。本身的销售任务就很难完成了,馆长还要强迫我进行二次推销。面对遗属的冷眼指责和馆长的业绩压力,我真的里外不是人。

  我还记得当时我回家之后,我妈看到我脸上的伤眼泪接着就下来了,抱着我说:“姑娘,咱不干了,干点啥不好,要受这罪。”

  后来,我伤情鉴定之后报了警,警察传唤了那个阿姨跟馆长,我以为最后主动跟我和解的会是那个阿姨,没想到拿钱请我私了的是馆长。

  馆长怕事情闹大了影响殡仪馆的名声,我理解馆长,但我无法原谅他对老员工的包庇和拿我当软柿子捏。

  我走之后,灵厅组的人员变动依旧很大,听说后面又出现了弄错花圈名字的问题。

  灵堂管理员是一个孤独的职业,我是个俗人,贪恋世间的温暖,做不了,也撑不住。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